週末的早上,已經入冬的空氣中微微透出些涼意。
兩間教室裡一如往常的,傳出孩子們在課堂中的笑鬧、奔跑聲。
教室外的走廊因為了讓家長方便看課,所以熄燈;
而在這微暗的走廊光線中,總有許多熱切的眼神,像棉線般纏繞在教室的小小人兒身上。






卻在我忙完點名之後,在昏暗的走廊上一眼撇見了一個小小身影。
「Dannel!?你怎麼沒有上課?為什麼跑出來?」
我驚訝的蹲下來,看著我眼前的小小孩。

Dannel四歲多,是教室的舊生,已經上了第二期的課程。
他是個聽話的孩子,從以前到現在,沒看過他在上課的時間離開教室。
我用充滿疑問的眼神打量著他,Dannel則用深鎖眉頭的複雜表情回應我。

「我不想上課……」。語音未落定,他的臉上已經充滿了焦躁、不耐煩、無助的複雜情緒。
「你為什麼不想上課?是心情不好嗎?」
「嗯……」他點點頭。
一手把他擁進懷裡,另一手牽著他,我認真的看著他的眼睛。
「那老師來猜一猜喔,為什麼Dannel心情會不好呢?…Dannel是不是今天沒睡飽?」
(我清楚記得上禮拜這小娃兒因為太早起床,沒睡飽在教室門口嚎啕大哭的模樣)。
豈知他還是搖了搖頭。
「嗯…還是你沒有吃早餐?」他繼續搖頭。

問了幾個理由,見他頭搖的像波浪鼓之後,我忽然靈光乍現:「你是不是因為想媽媽?」
「嗯!」他用力點點頭。(賓果!因為Dannel媽媽開課後曾告訴我,她要出國將近一週左右)。

在他點頭說他想媽媽之後,我忽然感覺心裡有個東西被撞擊了一下;
可愛的Dannel沒有大哭,也沒有大鬧,只是將想念媽媽的感覺,悶悶的放在他小小的身軀裡。
我看著他無精打采的憂鬱神情,讓人覺得有些心疼。

「這樣好了!Dannel,我們來畫圖好不好?
把你想念媽媽的心情畫出來,然後等媽媽回來啊,我們就可以給媽媽看耶!
老師就可以跟媽媽說,這是你要畫給她的畫喔,你說好不好?」我拍拍他的背,試著安撫他。

「好。」他點頭。
「嗯!Dannel最乖了!然後你畫完就要答應老師,你要繼續回去教室上課喔,
不然小辣椒老師跟大毛老師沒看到你,會很想念你耶!」我摸摸他的頭。
「好」。我看到他嘴角有向上揚起的角度。

於是Dannel在鉛筆、彩色筆、跟圖畫紙中的世界開始翱翔了起來。
我看著他因畫畫而遺忘想念的悲傷,臉龐又重新綻放出笑容時,覺得寬慰許多。




教室的後門開了小小一隅,有張溫暖的笑臉露了出來,是大毛老師。
「Dannel ~我們要回來上課囉~」大毛老師走了過來,大手牽小手,將雨過天晴的小天使帶回了教室。




孩子,是極為敏感的,只要生活裡有一丁點變動,就容易因為週遭人事物而有各種情緒。
更因為不善表達、不善言語,常常被大人們認為是無理取鬧。
小孩可能會利用許多種不同方式來表達心中的抗議或情緒,
例如:不吃飯、不規矩、故意脫序、不上課等等(常常見到很多孩子在教室門口與家長展開拉鋸戰)。
這時候,大人們就要很有耐心的幫孩子抽絲剝繭、發現真正的原因,
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,和孩子做溝通,才能夠有效地解決雙方的僵局。




現代社會環境因忙碌、壓力大,加上生育率低,
不善人際溝通或自我表達的孩子增多是未來勢必的趨勢。
而早熟的孩子卻更有自己的想法,大人們需要去了解孩子背後的情緒原因,
也需要幫助孩子了解自己,如何找到情緒出口。
這時候,如果小朋友有情緒跑出來、困擾爸爸媽媽時,
建議大朋友們讓心情放鬆些、不用過份地堅持教養原則,應該適度的在管教尺度中,
給彼此一點柔軟的彈性空間。





後記:隔了一週後,Dannel來上課時,我偷偷問他:「媽媽回來高不高興?」

他笑到眼睛都瞇起來的點頭如搗蒜。

「那你有沒有跟媽媽說她出國時,你很想她?」
「呵呵…沒有耶。」
「好,那下次媽媽來教室時,雅雅老師幫你跟她說好了…」
「啊…不要啦!」

笑臉發著光的小人兒在我面前,居然整個人不好意思了起來。







天使,原來也會害羞。





圖/文 雅雅老師
創作者介紹

如果戲劇教室的部落格

如果戲劇教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