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如果戲劇教室裡,只要有課程,就會發現常常有小跟班。
所謂的「小跟班」,就是除了爸爸媽媽之外,也跟著來的兄弟姊妹們;
有時候是上不同班級的哥哥、姐姐,
有時候則是年齡未滿上課標準的弟弟、妹妹。

有的,會躲在家長背後,跟我玩繞著追圓圈圈的遊戲;
我往左邊作勢要抓他們,他們就往右邊躲,
我往右邊,小跟班就往左邊閃。
一來一往,小孩的笑聲往往像銀鈴般,輕柔地灑落教室的走廊。

有的,會埋首躲在教室書櫃的繪本裡,聚精會神地一頁翻過一頁,乖巧的坐著一點都不吵人。
有的,會和我玩槍擊大戰。「碰!碰!碰碰!」舉起他們的小手當做槍,一路追逐跑跳。
有的,極具語言天賦,咿咿呀呀的努力擠出所有字彙和你聊天,連手腳都會拿出來比劃。
但在我眼裡,不論是哪一種類型的小跟班,他們都具有同樣的特質,
那就是:可愛,

還有大人所缺乏的童心未泯。



有一次,教室出現了一個三歲半的小跟班,是個小男孩。
媽媽在一旁很認真的看著報紙,沒搭理他,
於是不甘寂寞的弟弟,只好無聊地在教室外面跑來跑去。
一會兒,我看見他坐在教室門口,透過玻璃認份的看著裡面的哥哥玩遊戲。

我在他身邊坐下,摸摸他的頭。
我問他:「你在幹嘛啊?」
他瞪著教室裡面說:「我…我…不怕大野豬喔!」




我愣了一下,隨即意會過來,自己偷偷笑了。
於是我說:「你不怕大野豬喔!?怎麼這麼厲害?」
我指著教室和孩子們奔跑的老師說:「你看,牠們都好大隻喔!哇!森林怎麼這麼多隻大野豬啊?」
他看我搭腔,很自豪、開心地繼續接著說:「我…我…我也不怕大野狼!」

「大野狼?」我驚呼:「大野狼牙齒很長耶!為什麼你不會怕?」
「因為…因…為我會出拳,用手打!牠…們都會跑光光!」
「那你除了用手打,你有別的東西可以打大野狼嗎?」
「有…有…有!我有滅火器!」他講到激動處,還站起來比畫。

聽到滅火器我眼睛都張大了,但下意識止住了笑意。
我裝作很驚訝的說:「好酷喔!那你的滅火器噴出來是什麼顏色!?」

「藍色的!」他眼睛亮了起來。
「藍色的?!老師喜歡粉紅色耶,那你有沒有滅火器,噴出來的是粉紅色的?」
「有啊…我家有喔…我家有很多很多…顏色的滅火器!」 他把雙臂幅度張到最大。

「真的喔!那如果你下次看到哪裡有賣粉紅色的滅火器,你要跟老師說喔…」
「好啊!我…我…一定會從我家來…這裡跟妳說!」
「那我們來打勾勾…」

原本我還擔心他只有三歲半,會不會不曉得什麼是打勾勾?
結果,他馬上把大拇指跟小拇指翹起來跟我蓋章,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。

「那你在森林裡還有看過什麼呢?」蓋完章,我問他。
「小…小…小矮人!我有看過小矮人!」他故作神秘的告訴我。
「小矮人?你有看小矮人喔?那小矮人的家住在哪裡啊?」
「在很高…高…很遠的地方喔…我走了七天才到!」他掂起腳尖,用手比向遠方。
「七天啊?這麼久!你說的七天是七天七夜嗎?那你都沒有睡覺喔?都不用休息唷?」

「嗯啊!七天…七夜喔!我沒有吃東西…也沒有睡覺喔!」
他得意洋洋地告訴我,他看到的小矮人也是藍色的,而且身高只有一個手掌比例。
然後他還拿銀色的鑰匙去開小矮人的家門,可是小矮人沒有人在家…
講到興奮處,他忍不住手舞足蹈,音量也跟著放大。
於是,看完報紙的媽媽尋覓聲音而來。

「你們倆在講什麼?講這麼開心?」媽媽覺得很好奇。
「喔~哈哈哈,他在跟我說他去森林冒險的事情喔!」媽媽一副聽到天方夜譚的模樣,

「真的喔?你們老師都好厲害!
可以跟他對談,還聽的懂他在講什麼…我都聽不懂他說些什麼,在家都快被他煩死了!」

「呵呵,不會啦,就試著用小孩子的眼光看世界囉!」


孩子的世界總是單純而美好的,
他們擅長運用想像力馳騁天空,所以看待世界的顏色總是不一樣。
用他們的眼光看世界,就會發現許多驚奇和美好。





大人的世界因為工作繁忙,加上生活壓力,所以容易遺失童心未泯的快樂。
但親愛的爸爸媽媽們,您有多久沒有用孩子的角度,和自己的寶貝對談了呢?


試一試……也許,您很快就會發現自己遺失已久的赤子之心唷!







(圖/文:雅雅老師)

如果戲劇教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